当前位置:沃卡惠 > 最新资讯 > 行业资讯

ChatGPT攻陷学术期刊,垃圾论文泛滥成灾!

ChatGPT攻陷学术期刊,垃圾论文泛滥成灾!

ChatGPT参与写稿和审稿,已成当下国际顶会、期刊的常态。

在一些同行评审的科学期刊中,一些「机器语」的出现,早已不足为奇。

可以说,全球学术圈,早已被LLM加持的AI工具攻陷!

几个月前,爱思唯尔旗下期刊中的一篇论文,在「介绍」中的第一句,就暴露出了LLM的行迹

当然,这里针对你的话题,提供了可能需要的介绍。

然而,就这么这一明显的低级错误,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还正式发表了出来。

网友认为,「不负责任的期刊,外加发表论文的压力,以及AI工具ChatGPT诞生,加速了摧毁科学论文可信度的过程」。

而另外有趣的一点是,这种滥用AI生成文章的现象,尤其会发生在印度学者身上。

当然,包括美国在内等其他国家的学者,也无法幸免。

如下这些研究,分别展示了利用ChatGPT参与科学期刊写作的案例。

1. 题目:Comprehensive Review of the Book Study of Language by George Yule

这篇社会科学「论文」被发表在迪拜大学的「Saudi Journal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沙特人文与社会科学杂志)上。

作者是来自印度北方邦的研究人员,包括Muneer Alam教授、Munawwar Mushtaque教授和Mohd Rizwanullah教授。

可以看到,文中Limitations这部分,一上来就是「作为一个语言模型,我无法对书籍的质量发表个人看法。」

不过,既然ChatGPT也是「作者」之一,这番表述好像也没啥问题……

2. 题目:Synergistic Effect of Phosphatic Fertilizer and Biofertilizers on Soil Enzyme Activity and Yield of Finger Millet (Eleusine coracana L.)

另一篇关于肥料的研究文章发表在了「Biological Forum –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生物论坛 - 国际期刊)上。

作者有四位,其中一位标明自己的职位是「副院长」,另一位是「高级科学家」。

相比于之前藏在文章末尾,这篇里的ChatGPT早早就在摘要里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当然,下面是这句话的转述。

3. 题目:A Unique Approach to Noise to Electricity Generation

下面这位印度大学生,凭借着ChatGPT构思出来的电路图,登上了名为「Journal of Instrumentation and Innovation Sciences」(仪器与创新科学杂志)。

而作为指导的「助理教授」和「教授」,以及期刊的审稿人,竟没有一个人看出来。

有趣的是,虽然这位作者忘了删除ChatGPT的残留,但却非常「严谨」地亲自手绘了一遍。

不过,依然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原图是用ASCII做的……

问题来了,这种图难道不应该用CAD这类的软件画么?

而且讽刺的是,这篇文章还在标题里大大地写着「一种独特的方法」。

当然,下面是一个简化的电路示例,用给定的电压源为电池充电

4. 题目:Unveiling the Digital Armor: Harnessing the Social Media Symphony to Promote COVID-19 Vaccines

据调查文章的作者表示,下面这篇论文的标题尴尬得实在是难以入目。

ChatGPT出于一些奇特的理由,似乎格外偏爱音乐相关的比喻,常用如「fiery crescendo」、「harmonious melody」或「heavenly symphony」等表达。

同样令人疑惑的是,这篇论文被发表在了「A Journal for New Zealand Herpetology」上,但一篇讲COVID-19疫苗的内容,和到底爬行动物学有什么关系?

不出所料,文章里不仅有未经编辑的段落,以及直接复制粘贴的ChatGPT对话,甚至还有一个段落戛然而止。

尽管这篇声称具有开创性的「研究」名义上有6位作者,但和之前提到的那些案例一样,似乎没有任何人(包括期刊的审稿人)真正仔细阅读过。

5. 题目:Investigating The Molecular Aspects of Theileria Annulata In Naturally Infected Animals, Alongside A Mention of Tick Distribution In Hyderabad And Karachi

作为印度的友邻,师出同源的巴基斯坦研究人员也深得ChatGPT的使用要领。

这篇发表在卡拉奇大学(当地最大的学校)的学术期刊「Biosight」(生物观察)上的文章,不仅排版十分混乱,而且还保留了不止一处ChatGPT的痕迹。

其中,作者甚至还直接把表2的表头命名为:「当然,下面是引物所使用的信息结构」……

6. 题目:Exploring the Nature of Christ: An Insightful Examination of Seventh-day Adventist

在美国,ChatGPT甚至已经渗透到神学的领域。

比如,来自山景学院神学院的Christian Joseph Pacoli,就借助ChatGPT「探索了基督的本质」。

据介绍,位于谷歌总部附近的山景学院,是美国为低收入学生提供优质教育的顶尖学校之一。

印度作者最多,但反正也没人读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这篇调查中所列举的,仅仅是众多经过同行评审的科学期刊或会议中的一小部分。

实际上,我们可以找到数以千计质量不佳的「ChatGPT文章」。

根据作者介绍,此次调查涉及到的论文,按主要「研究者」所在地区的分类如下:

13篇来自印度, 3篇来自巴基斯坦, 1篇来自印尼, 1篇来自中国, 1篇来自美国。

对于作者来说,生产这些文章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只需简单地复制粘贴就大功告成了。

而作为指导老师或者合著者的教授们,似乎也只关心自己能不能尽快完成论文的「配额」,就急忙在上面署名。

直到文章最终见刊,整个流程里竟然没有任何人(不管是作者还是审稿人),阅读了这些利用ChatGPT生成的内容。

不过,这并不重要。

毕竟,没有人会真的去阅读像「揭示数字盔甲:利用社交媒体交响乐促进COVID-19疫苗推广」这类毫无价值的文章。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