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卡惠logo

全国服务热线

400-69-10019

新闻动态

沃卡惠 > 最新资讯 > 行业资讯

生成式AI将如何颠覆法律行业?

时间:2023-02-02 08:45:03作者:沃卡惠文章来源:

  随着法律行业的持续快速发展,生成式AI显然将在法律服务的提供方式中发挥革命性作用。从简化合同审查流程到自动化文件发现,生成式AI已经被用于提高法律行业执行效率、降低操作成本。然而,这只是AI技术潜在影响的冰山一角。随着AI的不断推进,甚至有望彻底改变律师的工作方式、颠覆法律行业的底层格局。

生成式AI将如何颠覆法律行业?

  请注意,以上内容并非编辑所写,而是ChatGPT根据以下提示所自动生成:

  以《福布斯》撰稿人xxx的风格,为关于变革性生成式AI如何颠覆法律行业的文章撰写开篇段落。

  ChatGPT在几秒钟内就输出了上述答案,并深深震撼了我们好几天。毫无疑问,体验过OpenAI ChatGPT、DALL-E 2或者其他生成式AI工具的朋友也肯定有类似的反应。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OpenAI公司CEO Sam Altman认为,当前版本的GPT还远未真正成熟。他最近在推文中写道,“ChatGPT还有很大的局限,但在某些方面已经足够出色,甚至给人一种强烈的误导性印象。目前还不宜依赖它处理任何重要事务。这只是技术进步的一项预览,我们在稳健性和真实性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也许Altman浇下的这盆“冷水”是想提醒大家,ChatGPT仍只是个原型,他很清楚这套模型偶尔会犯事实性错误、也经常会胡言乱语。或许,他是想把先问题抛出来,再通过即将发布的GPT-4做出显著改进。

  关注AI动态的技术作家Rob Toews写道,“最近围绕ChatGPT掀起的炒作堪称疯狂,而这只是GPT-4登台前的预热项目。”Toews预计新版本可能具备多模能力——除了文本之外,还能够处理图像、视频和其他数据模式。这意味着模型可以利用输入的文本提示生成图像或视频,也能反过来靠输入的图像或视频产出文本格式的答案。

  AI技术的进步不仅限于生成式AI。在机器学习相关领域,预测和基于决策的模型是基于多个大型数据集运行训练算法而形成,RegulaAltion的AIR Platform等陆续上市的技术就是其中代表。AIR支持跨大型数据集的多业务协作,能够快速构建更强大的AI模型。传统的隐私、可追溯性、信任和安全性障碍通过去中心化的同等计算与区块链/智能合约等功能得到了解决。这使得数据所有者能够在不移动或放弃保管/控制权的情况下,分享数据中的见解。

  炒作之下,真相如何?

  ChatGPT引发轰动的原因很多。它让AI技术第一次对缺乏相关背景的用户实现了易访问、实用、易上手和广泛适用。它能在综合性的知识领域提供详尽、智能的答案,拥有快速、博学、流畅、周到等优点,而且能够对复杂问题提供细致入微的回应。它对内容的掌握程度,以及对特定表达风格或文学技法的理解水平,同样令人眼前一亮。

  与谷歌之类搜索引擎所提供的可筛选、能进行相关性审查的综合资源列表不同,ChatGPT能在几秒钟内组织、集成、汇总并生成语法正确、表达良好且跨多个学科的可用输出。

  ChatGPT引发如此轰动,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它是一种将技术能力推向人类创造力领域的工具,第一次模糊了机器与人之间的边界。对它的使用不需要任何编码技能或学科背景,它可以完全根据提示开展或宽泛、或深入的“对话”。更重要的是,它的回应也闪烁着人性的色彩。

  ChatGPT着实令整个世界大吃一惊。达样一个变化愈发迅速且不可阻挡的时代,ChatGPT凭借着卓越的适用范围、速度和智能水平脱颖而出。它令人兴奋之处,也正是它令人毛骨悚然之处,也难怪瞬间引发了这么多敬畏、恐惧和兴奋交织的复杂情绪。

  ChatGPT盘踞新闻头条

  自2022年11月30日由总部位于旧金山的OpenAI发布原型以来,ChatGPT正在快速普及。在发布的五天之内,它也迎来100万用户,且增长速度之快时常因服务器负载过高而导致用户访问延迟。

  《纽约时报》报道称,谷歌CEO Sundar Pichai因此发布“红色代码”,回应ChatGPT对于谷歌搜索业务构成的威胁。《金融时报》一篇文章报道称,微软已经在OpenAI身上砸下30亿美元,而且正讨论再投入100亿美元。当科技巨头用实际行动做出回应之时,整个商界乃至世界都必然为之震动。

  据技术专栏的介绍,生成式AI不仅能够回答覆盖各个知识领域的复杂问题,还能把这些知识库融合起来。只要提供正确的提示,它就能打通跨学科“连接点”,而这正是当前市场上高端人才的必备技能。它能编写和调试计算机程序、作曲、撰写和批改学生论文(这已经引发教育系统和学术界的恐慌)甚至是创作诗歌。科学家则使用早期版本的GPT创建出了新的蛋白质序列。更要命的是,按照OpenAI的说法,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领先的咨询服务企业也敏锐捕捉到了这一趋势,麦肯锡宣称GPT等生成式AI工具及其他技术进步将从根本上颠覆现有业务。他们还为其确定了广泛的用例:营销与销售、运营IT/工程、风险与法律、人力资源及简化客户服务等。然而,单靠机器的力量并不足以消除恶意,这就要求有人的因素加入进来。这种由人与机器共同构建的处理回路,正是数字化转型中一个关键但却经常被低估的组成部分。

  生成式AI以及其他工具(例如机器人技术和数据洞察支持平台)拥有着改善业务和人类体验的潜力。但要发挥这种潜力,则需要对人进行投资——变革管理、文化适应、终身学习、多样性、新的招聘标准、技能提升、跨职能劳动力以及供应链整合等等。

  技术变革步伐的加快,提高了这些工作的重要性与紧迫性。大企业正在努力投资数字化转型中的人力要素,他们明确知晓数字之旅的成功不仅取决于技术和数据分析,更取决于人员的适应能力、创造力、好奇心、敏捷协作和团队配合。法律职能在这一过程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因此它必须领先、而非滞后。但是,要如何实现领先?

  法律行业如何拥抱GPT等工具?

  法律行业向来难以统筹协作,但在抵制变革方面倒是相当团结。法律的传统利益相关者——包括终身学习者、律所合伙人、企业法律顾问、法官和监管人员等,都在一致反对重大变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拒绝理由,但他们的共性是:嘴上随时在提“创新”,但身子却坚决捍卫现状。他们所默许的渐进式变化,从来不会以最终用户或者广大群众为受益对象。

  法律也是数字时代下最后的手工产业之一。公众对于律师的信任度正在下降——不透明、极其缓慢、拖沓、成本高昂、以律师为中心、司法程序充满不确定性等;法律教育已经彻底失败,无力培养出具有良好经济状态且符合市场需求的毕业生;司法本身开始成为诱发危机的要素、侵蚀法治根基,甚至动摇了民主社会的运行前提。但如今的法律行业已经别无选择,动荡的时代必然到来、已经到来。

  法律市场分为两个相互独立的明确范畴:民法(面向个人与中小企业)和企业法(面向大企业和富人)。短期之内,ChatGPT对二者的影响各有不同,而且主要体现在民法层面。如果像ChatGPT这样的工具能够持续开放且成本低廉,那么法律服务将真正实现大众化、改变律师角色,进而冲击陈旧的司法制度。

  杰出的“法律未来学家”Richard Susskind曾提出,“我们在这里看到了解决全球司法问题的良方——新的工具将使没有法律知识的人们也能理解并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使人们能够自行起草文件,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获取法律指导、评估自身法律风险。虽然一切才刚刚起步,但通往前方的道路已经清晰可辨。”

  ChatGPT建立并扩展了Legal Zoom、Rocket Lawyer和DoNotPay等民法服务公司的开创性工作,这些先驱都尝试利用技术让更多人获得快速、成本低廉、符合法律要求的援助。ChatGPT则为用户带来了更强大的工具,无需从业背景即可轻松使用。它能帮助民众节约聘请律师的费用、消除不确定性,同时也有助于揭开法律程序和司法语言的神秘面纱。

  民法层面的积极意义暂且不表,企业界、特别是律师行会对于动摇自身利益根本的ChatGPT显然不可能有如此广泛的热情。

  企业一方的从业者主要分为律师事务所和公司(内部)法务团队。两者在目的、心态、与客户的关系、成功指标和经济定位等方面都存在着巨大分歧。公司法务团队往往比外部顾问更了解企业实际情况、领导层风格、风险状况、供应链体系、业务战略、经济、产品/服务等各种具体风险因素。

  公司法务团队,特别是高层,则越来越多聚集在具有法律背景的商业领袖周围。他们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律师”,他们懂得使用商业语言、具备跨职能行动能力,与高管团队和主要业务经理都建立起人脉关系,并成为业务结构中的一部分。“与客户合作”对他们来说绝不是简单的口号,而是最真实的现实。“对齐”、“团队合作”、“价值创造”、“数字化转型”、“技能提升”和“敏捷”同样是这些从业者必须达成的自我学习目标。

  大多数公司法务团队会谨慎而好奇地将ChatGPT等工具归入“草拟用工具”,至少在初期是这样。而顶尖团队,比如Bill Deckelman领导的DXC法务团队,早就意识到将职业律师、外包专家和数字技术结合起来的重要意义。Deckelman非常欢迎生成式AI可能给法律领域带来的影响。他分享道,“ChatGPT代表着AI范式的转变,更先进的模型也将很快出现。生成式AI技术的应用将有可能颠覆传统的法律实践模式。”

  但大多数律师事务所会把ChatGPT这类工具视为砸掉他们饭碗的邪恶力量,未来客户肯定不愿意再付钱帮律所培养那帮实习生。因此,他们会对客户采取“恐吓策略”,警告他们这些新的、相对未经考验的技术会带来种种不可预测、不准确的潜在风险。这种短视、自利的防御行为可能导致某些法务团队刻意限制对生成式AI工具的使用,坚持采取“律师监督”方针。当然,这一切并不新鲜——从当初的电子邮件、电子发现到更广泛的数字化转型,相当一部分律所的反应始终消极守旧。

  一位管理合伙人透露,“只有大客户施加压力之后,律所这边才会被迫接受。但所做的一切并不是要真正投入以发挥隐含的价值,而是用花里胡哨的面子工程糊弄过去。”这种故意短视的心态在律所领域非常普遍,其中的原因也并不难理解。总之,随着客户施加更大的变革压力且/或不对称竞争对手进入合法市场之后,这种负隅顽抗终将消解。

  换个角度,谁能主动拥抱未来,谁就能在人才招揽、客户吸引和企业业务拓展方面脱颖而出。具体思路包括:

  > 投资建立新的实践领域(例如生成式AI、数据敏捷和其他新兴领域);

  > 提供法律、商业和技术领域中“最前沿”的工作机会,吸引来自多个学科的顶尖人才;

  > 将律师们从“苦差事”中解放出来,因为生成式AI能够更快、更高效,甚至更可靠、更好地完成这些工作;

  > 投资于敏捷培训和技能提升,主动发现新机会并为之做好准备;

  > 建立以客户为导向的解决方案,推进业务目标并提升客户体验,而非单纯处理“法律程序”。

  全球最大跨国律师事务所的主席Joe Andrew曾表示,“当大型律所开始采用新技术后,他们不仅能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而且有望以降低成本的方式吸引最优秀的人才。法律程序中那些传统意义上的苦差事将被高度自动化所取代,每家律所的未来命运实际上取决于它能吸引并留存住怎样的人才。”

  亚马逊、微软和谷歌等科技巨头,以及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也将越来越多成为嫠行业转型讨论中的重要参与者。安永最近就将其咨询业务从审计职能中剥离出来,并宣布咨询业务将从合伙人模式转化为纯公司模式。很明显,他们完全可以通过与科技巨头的合作为大型企业打造出生成式AI等前沿技术平台,使法律职能与企业、员工、客户和供应链保持一致,并推进企业ESG/DEI(环境、社会与公司治理/多元化、公平性、包容性)等各项工作。

  科技巨头很可能会选择利用自身技术实力,扩大其在法律行业的现有足迹。他们已经掌握着品牌、资本、数据、客群、竞争资金、专业知识、人才、远见和转型经验,这些将从根本上改变整个法律产业的格局并重塑我们所熟悉的法律体系。当然,这一切并不会消灭律师这个职业群体,但无疑会改变他们的角色、任务、组织与经济模式、教育背景、培训和客户导向。

  总结

  生成式AI、数据分析、机器人技术、元宇宙等平台目前还只是商业和社交工具,并没有被接纳为“法律技术”。但它们很快就会成为商业和社会中广泛应用、普遍认可且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这将给法律行业带来全方位的压力,迫使他们要么接纳并转化为新生态下的新形态,要么被无情的市场竞争所碾碎。而且,这一天的到来会比大多数律师更快。这之所以将成为历史的必然,是因为除了保守派律师自身,这对企业和社会来说都是个重大的利好消息、也将成为释放法律职能全部潜力的绝佳机会。

上一条:
面部识别技术如何塑造体育产业
下一条:
2023年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六大趋势
图片使用申明:原创文章图片源自‘Canva可画’平台免费版权图片素材;引用文章源自引用平台文章中所使用的原图。
在线客服

扫码关注我们

c

领卡试用

沃卡惠,联通物联网合作伙伴!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69-10019

湖北省恩施市航空路金港·百佳广场写字楼1601室